攒下来的飞机登机牌一只手都握不住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12-08 08:59    次浏览   >

防性侵的课程看起来并不复杂。正式开始往往伴随一场我说你指的游戏,指到屁股,几乎所有孩子都会笑讲师就能顺势开讲哪些部位不能碰、遇到坏人怎么办等内容。

她也是防止儿童性侵害中最勇敢的志愿者。作为公益组织女童保护的兼职讲师,她跑到许多地方给小学生上课,攒下来的飞机登机牌一只手都握不住,熟人甚至感觉她有点神经病。女童保护成立3年,在28个省份开展公益教学,她一人在12个省份培训过4000多名志愿者。

3年前刚给孩子上课,郝静总委屈,想哭。看着活泼的孩子,她总想自己当初要也有人帮就好了。

她自认为是世上最倒霉的女孩儿:从8岁开始,直到11岁,她一直被隔壁的叔叔性侵,活人都不遭这样的罪。

这两年,郝静不再想这些了。可当天真的小女孩说自己前几天被坏人拖到草丛里,有行人经过才挣脱,她心还是难受得发紧,下课嘱托学校的老师,记得给女孩看心理医生。

能让别人敞开心扉的郝静,看起来已经彻底告别了以前那个倒霉又胆小的女孩儿。在过去的许多年里,她总是梦到幼时隔壁男人把粗糙的双手伸进衣服,自己只能哭喊,无力反抗。如今,这场梦很少出现了,取而代之的是她讲课的场景,以及那些在课堂上的童声、注视着她的眼睛。

被这段经历所伤,也为了掩盖它,高中整整两年,郝静和男同桌半句话都没说过;年过40岁,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;她甚至抗拒前夫触碰自己晚上无法相拥,白天上街从不牵手,对方最终出轨;很长一段时间内,她总在半夜思考如何结束生命,又记挂相依为命的儿子,迟迟不敢下手。

郝静身上,藏着两个郝静。

如何能在课堂的40分钟取得孩子的信任,才是讲师的本事。有小女孩在课堂上主动举手,说前几天单独去姨爷爷家,被使劲抱住了,连踢带打才挣脱。郝静赶紧摸摸她的头,给她礼物,夸她勇敢。在课堂上,这样的孩子不在少数,他们觉得这个阿姨像亲人。

有小孩和她约定,将来一起做公益,临走时特别不放心地嘱托,老师你可得等着我啊!老师你可别老了!还有一个班的小孩子围住她,让她在笔记本上签名留念。

郝静在某县上示范课,进行女童保护师资培训。